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諸天大道宗 > 第576章 粉碎真空(第三更)

諸天大道宗 第576章 粉碎真空(第三更)

作者:裴屠狗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7 10:05:31

-

/!無廣告!

星空破碎,千萬光點劃破長空,照亮烏雲滾滾之下的天驕城。

無數人仰天望去。

隻見一座巍峨高大,似有無窮鬼神在其中狂舞哀嚎的幽冥之城自天而降。

那巨城遮天,似真實存在,又似乎虛無縹緲。

巨城浮現之刹那,那縱橫擴散的詭異陰煞之氣就百川歸海一般,被那巨城反而吞噬進去。

而吞噬了這一股深沉邪異的氣息,這座巨城更好似活過來一般,其上竟似有著無數紋路顯現而出。

若隱若現之間,似乎能夠感受到那巨城之中有著一尊即將復甦的蓋世巨擘!

老樹之下,天鼎帝抬頭,眸光之中浮現一抹動容。

天驕城,天鼎國,乃至於整個東洲,再無一人比他的眼力更好,他能夠清晰的看到。

那無窮陰煞繚繞的巨城之中,類似而又截然不同的氣息,有八道。

孕育的魔神,好似無窮無儘!

哢嚓!

淩天宗主一時心中激盪,捏碎了掌間棋子,但他卻無法起身。

因為天鼎帝淡漠的眸光已然定格在他的身上,他帶著嘲諷,似有快意又帶有漠然的聲音隨之響起:

“現在,輪到我阻你們了。”

淩天宗主徹底變色。

“天鼎帝......”

天驕城九大城區,九個或超然,或淩冽,或淡漠,或霸道,或平和的身影,也皆是微微一僵。

感受到了一股如山如嶽,如月如星一般沉重而冷厲的氣息垂流而下。

反擊,如約而至。

一如他們能牽製住天鼎帝,讓他不能出手,反過來,同樣也被天鼎帝牽製著,無法輕易出手。

牽一髮而動全身,他們此時,可還冇有想著與天鼎帝死戰!

......

呼~

安奇生一擊淩空鎮壓,

散手遮天。

城名酆都。

人間道一行,得到了幽冥府君古長豐開辟幽冥的一切傳承,感悟,經曆,乃至於心得。

不,不止是古長豐。

拿到那一片道一圖碎片之刹那,他已然自其中得到了包括古長豐,魁星,黑白無常,牛頭馬麵,文武判官在內的幽冥八君一切傳承心得!

這一式‘酆都城’一躍超過了南天門,成為了安奇生五式‘太極散手’之中最為強橫的一式!

甚至,曾經一度因為酆都城過強,而讓得‘心猿’闖不進酆都城中!

能踏南天,卻難入酆都!

自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這一式酆都城的躍遷之巨大了!

呼!

巨城落下之刹那,無數人呼吸都不由的一滯,如同天崩而下,欲要將自己壓得粉身碎骨。

“這是什麼神通?!似有無數鬼神在其中,莫非是詭王曾經開辟的洞天中樞地獄之城?”

“我好似聽到了無數生靈的哀嚎,恐怖之城,恐怖之城!”

“這城莫非是‘詭王體’的神通?可,可怎麼向著方靈謖鎮壓而去?!”

天驕城中的諸多修士駭然間,也心有疑惑。

而巨城鎮壓之下的方靈謖卻幾乎難受的要吐血了,這一道神通不知是什麼來路,氣息卻似乎與自己的‘詭王體’頗為類似!

甚至於,還要更加的純粹,似乎,那人纔是‘詭王體’而自己隻是個冒牌貨。

以至於自己鼓盪而去的純陰煞氣,竟然反而被那巨城吸收,不但冇有傷到那元陽道人,反而反過來鎮壓自己!

“我不甘!!”

如天塌地陷一般的巨大壓迫之下,方靈謖揚天怒吼,長戈橫起,兩臂高舉,似要托起那如天幕倒壓而下的巨城!

他的身上仍然迸發著那極為可怖的陰冷煞氣,如同滔滔江河逆流沖天,但讓人絕望的是,那巨城竟然來者不拒。

如同一頭吞天噬地的巨獸,無論他發出如何凶戾的氣息,竟都被那巨城吞噬的一乾二淨。

完克!

方靈謖不甘怒吼,殺意沸騰,怒氣噴薄。

但下一瞬,巨城已然徹底鎮壓而下!

虛幻的巨城,卻如實質的城郭,比山嶽更重,比星辰更沉,鎮壓而下的刹那,方靈謖的雙眼就是一紅。

無可形容的恐怖之力瞬間已然震散了他鼓盪燃燒的血氣,瞬間擴散至他的全身!

嗡~

天驕城發出巨大蜂鳴之聲,煙塵如浪。

哢哢哢~

橫舉的淩天戈仍然筆直,但方靈謖的兩臂卻寸寸彎曲,筆挺的脊背也在巨力之下發出陣陣呻吟。

他神體發動,如汪洋也似的凶戾陰煞卻仍然被巨城捕捉,繼而反而鎮壓而下。

這一刹那,方靈謖心中被無儘的不甘所充斥。

本不該如此。

如果自己不施展神體,如何.....

可他心中無儘的不甘,卻僅存於僵持的這十分之一個刹那。

“手下留情,你與諸宗門的恩怨,我淩天宗為你承擔!”

十分之一刹那,一道宏大之音響徹全城,這一道聲音不是以空氣傳播,而是以無比強大的神意瞬間響徹在所有人的心頭。

音波如獄,蘊含著無窮威勢。

這人,是誰?

難道是淩天宗主?

無數人心頭泛起震怖的刹那,那巨城卻冇有絲毫遲疑,已然轟然墜落!

轟!

其虛幻似能與天驕城重疊,其真實,壓碎了方靈謖的所有抵擋,將那嗡鳴震動的淩天戈重重的砸在地上!

轟隆!

天驕城中陣法嗡鳴,無儘灰塵沖天而起,無數道大陣之光縱橫長空,整個天驕城的陣法都好像被徹底激發出來。

九大城區,億萬生靈,諸多修士,似乎全都被震的跳動起來。

轟隆!

而肉眼不可見,甚至連神念也感知不到的虛無之中。

安奇生的洞天之中,璿璣,鄭龍求等人正在一道道星光的鞭策之下修行者,突然聽到一聲聲巨響自虛無之中響徹。

“發生了什麼?”

一眾人全都驚醒,猛然抬頭看去,就看到那一麵熟悉的星空再度顯現而出。

幽深,神秘,浩瀚,星光縱橫......

而此時,那一麵星空之中,正有一方漆黑如墨,散發著極度邪異氣息的洞天世界,如同一頭髮狂的野獸在橫衝直撞著。

無儘星光所化的鎖鏈一重重的環繞在星空之中,正在束縛那一方似乎隨時可能暴走的洞天。

“那是......”

璿璣微微一怔,感受到了一縷熟悉的氣息,不由的眉頭挑動:“方靈謖?!”

“什麼?”

風長明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先是一怔,隨即也是勃然色變:“這是方靈謖的洞天?!”

“他死了?!”

風長明豁然起身,俊美的臉色都有些扭曲起來:“怎麼可能?!”

方靈謖是什麼人?

這可是能夠角逐淩天宗千年第一真傳,且繼承掌教之位的絕世之才。

“璿璣仙子,你會不會......”

鄭龍求等人也都被驚到了,本想問她是不是看錯了。

但一想兩人關係,頓時沉默了,同時一陣陣死一般的悸動充斥心頭。

“方靈謖的洞天.......”

“難道他殺了方靈謖?可......”

墨長髮,法無滅等人都不能平靜,他們未必與那方靈謖有什麼交情,但是,此時還是不由的心頭生寒。

那可是方靈謖......

在場之人,冇有人能夠不震動。

“死了......”

璿璣怔怔的看著那被星光捕捉,繼而死死捆縛住的洞天,絕美的麵容上有些複雜。

死的,太早了.......

.......

死了!

有望成為淩天宗掌教的天之驕子,曾在三百年前名震東洲,甚至壓過了聖地傳人的方靈謖,竟然就這麼被人斬了!

三百年修持,傲然同代,甚至被無數人認為將有可能在天地大變之後成為王侯的天驕。

最後竟然死的如此之慘淡。

屍骨無存,死無葬身之地!

如此可怖的一幕,頓時震驚了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修士。

每個人都是從頭涼到腳,心頭髮毛,無比震驚於元陽道人的膽量之大。

那一道聲音,分明是淩天宗宗主的。

當著淩天宗宗主的麵,斬殺了極有可能是宗主繼承人的方靈謖!

這是要不死不休啊!

一時間,全城皆寂,唯有那無儘煙塵沖天掀起的風聲迴盪。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當空而立的安奇生身上。

“抱歉.....”

安奇生隨手一彈,偌大酆都之影已然化作千萬光華逆流而回,冇入了他的身軀之中:

“你說的太遲了。”

生死搏殺,你說停就停?

安奇生不但冇有感覺好笑,反而感覺到了一絲冷意。

這是何等霸道的氛圍才能養成這樣的心思,能讓堂堂一宗的宗主,認為說出這樣的話,自己就會罷手?

能夠成為一宗宗主的人,不會癡傻。

那麼,就是曾經有,且有過不止一次類似的事情發生,且絕大多數的人都因為這麼一句話而罷手了。

數十上百萬年宗主統轄之下的東洲,宗門,聖地已然成為了所有修士心頭不可撼動的大山了。

可他自然無懼。

他行事向來穩妥,從不冒險,他敢出手,自然就明白將會麵對什麼。

“痛煞我也!”

沉默隻是幾個刹那,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響徹天地之間。

那音波浩蕩如千龍騰空,頃刻之間撕裂了籠罩天驕城上空數千裡的雷雲風暴,掀起的音爆之雲更宛如一隻實質的大手欲要撕裂一切。

恐怖絕倫的氣息瞬間降臨天驕城。

一道人影淩空而上,其衣衫獵獵,身形如劍,無儘的怒火似如大日降臨,欲要焚燒一切。

他的氣息更是強橫的不可思議。

隨其發音,數千數萬裡虛空都在震顫,在脈動,似乎千萬裡虛空都在隨其氣息波動。

粉碎真空!

這是一尊粉碎真空的強者!

也是天地劇變之後,東洲的最強境界!

“粉碎真空啊!”

無數修士仰望穹天,駭然又震怖,卻又帶著嚮往。

“自古殺人者也被人殺,淩天兄又何必如此憤慨?”

平靜淡漠的聲音隨之響起,如天幕收斂,兜起了那如汪洋也似的殺意洪流:“可一不可再,再有人敢在天驕城出手,你們,就都不用活了!”

一步一踏。

天鼎帝登臨虛空,紫金冠下龍袍無風而動,其人負手,蒼蒼莽莽的浩大之氣已然充斥九霄:

“你們想玩,那就玩一玩。”

他的聲音比之淩天宗主更強大,震動好似星辰爆炸,狂霸之氣瞬間掃去了天驕城中無數人心頭的恐懼,震怖。

“天鼎帝!”

諸城區之中傳出聲聲冷厲忌憚之音,繼而,一道道人影撕裂虛空,消失在天驕城中:

“山河流轉,終有再見之日。”

粉碎真空!

竟然全都是粉碎真空!

見得一道道身影撕裂虛空而去,城中無數修士更為震撼,對於無數人來說,畢生也未必能見到一尊萬法境的大高手。

更不必說粉碎真空境界的大能了!

“殺人者也被人殺,你說的很好,很好。”

淩天宗主立於數萬丈高空之中,深深吸一口氣,壓下沸騰的心緒,冷冷的看向城中。

正要喚回兩件封侯級彆的法寶。

噹啷~

這時,一聲金鐵錚鳴,那是兵戈與甲冑的碰撞,更有雷音大作。

“他,他竟然......”

十四皇女呆呆的看著一手握住淩天戈,一手捏住黑魔甲冑的安奇生,有些瞠目。

他,他以為那是他的戰利品嗎?

所有看到他舉動的人,也全都呆住了,他竟然......

“小輩!”

淩天宗主尚未平息的怒火險些再度爆發出來,甚至有些錯愕:“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他語氣中帶著寒意。

似刹那就帶走了整個天驕城的溫度,他這般的強者一怒,億萬生靈都要恐懼,駭然。

但安奇生卻恍若未覺,兀自鼓盪血氣,真形運轉,靈相再現,全力鎮壓這兩件好似兩條神龍在瘋狂掙紮的靈寶。

淩天宗主的怒火,他與淩天宗之間的仇恨,自然不會因為他不要這兩件靈寶而消失。

“殺人,奪寶。”

直到手中兩件無人操縱的靈寶的震動微弱了,他才淡淡的迴應淩天宗主,無懼無畏:

“你們做的比我多,怎麼如今又不知道了?”

“嗬嗬,哈哈哈!”

淩天宗主怒極反笑,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天鼎帝,拂袖間消失在長空之中,聲音冷酷至極:

“你可一定要收好了,今後的每一天,你都可能會遇到前來取回這兩件寶物之人!”

呼呼~

落幕的氣流之中,安奇生自空中拾級而下,似在自語:

“那,可一定要早些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