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諸天大道宗 > 第645章 老師,我要突破了!

諸天大道宗 第645章 老師,我要突破了!

作者:裴屠狗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7 10:05:31

-

/!無廣告!

轟!

長空之中紫色瀲灩,照耀的千百裡長天一色,天地如同被一片紫色的海洋所充斥。

霸烈刀光乍閃即滅。

“啊!!”

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伴隨著道道血浪揮灑穹天。

那黑袍老者麵目猙獰,神情震怖,死死的伸著手,無儘不甘的眼神盯著自己的徒勞屈伸的手指。

想要將離體而去的半截身軀抓回來。

但那慘叫之聲尚未徹底落下,他雙眸之中的最後的色彩已經消失,在如雨血浪之中跌下半空。

落入泥濘之中。

肉眼可見的血浪自地麵拔高,淹冇了大片被狂風吹的好似廢墟一般的山林。

霸烈而肅殺的氣浪隨之瀰漫地天,橫蕩四有,滅度一切。

刀斬肉身,心殺元神!

一刀斬過,身魂兩消!

“燕,燕老─……”

齊倉抬起的手臂無力的垂下,雙眸登時泛起一抹血紅之色。

死死的看向遠處一片廢墟:

“是你……”

呼呼~

被巨力排空的氣浪倒流而回,伴隨著那未散的紫意,發出‘嗚嗚’之聲,似風都在恭迎。

足以撕裂鋼鐵的氣流拍擊之下。

那無邊紫意化作化作一口極大,極長,極寬,且,極度凶戾的大刀。

被一隻白皙且指節修長的大手握住。

繼而,斜架在來人的肩膀之上。

“風形烈!”

齊倉深吸一口氣,心中就是一沉。

刀似紫電,紫氣彌天,放眼當今天下,知道他的人必然不多,但在前世未來的八千年裡,此人,卻是真真正正的大名鼎鼎。

有關於他的傳說,如雷貫耳。

人稱‘再世霸皇‘的風形烈!

相傳其為上古九大聖皇‘霸皇’的隔代傳人,其天資悟性皆是絕頂,更為恐怖的,是他的氣運。

相傳其揹負上古九皇,百家聖人之氣運而生,其降生之年有紫氣東來,有大妖投誠,幼年之時甚至有過靈寶從天而降。

在其封王的那一天,在星空之中沉寂無數年的‘霸皇槍’橫空出世,主動認主!

人稱‘再世霸皇’‘在世霸王‘,是真正的蓋世天驕。

氣運勃發的八千年中,都是最為絕頂的那麼幾人之一。

有著成道之資!

但更讓他不安的,不是風形烈如何強大,而是自己怎麼會碰上風形烈!

他重生三十載,自萬法之境一路破關,修成粉碎真空,距離封侯隻有一步之遙,加之前世的手段。

除卻碰到元陽大帝,他自忖都無所畏懼。

但,這不合理!

自己本身氣數鼎盛,命格又不是天煞孤星,根本不會剋死友親,且與那’大日天子‘元獨秀命性相聯,氣運本應大漲纔是。

本該遇難成祥,雞犬昇天,怎麼會剋死不該死在此時的燕老?!

難道是……

“哦?”

來人肩扛長刀,微斜著頭。

長髮如草,眸似紫電,帶著三分睥睨,幾分詫異,以及一絲淡淡的漠然:

“你認得我?看來的確不是個小角色。”

他的聲音鏗鏘,每一個字節都好似金戈碰撞之音,充斥著雷霆也似得陽剛之氣。

“你我無冤無仇,為何對我仆人出手?”

看著麵前身形修長且魁梧的身影,齊倉壓抑著心頭的殺意,冷冷開口:“出手便是殺招,不覺得太過了嗎?”

他神情幽冷,心中殺意狂潮也似湧動,卻冇有擅動。

麵對一尊未來的天下絕頂,且與尚未成長起來的元獨秀所不同,這風形烈,是真正生而不凡。

自然不敢大意。

“太過?”

風形烈啞然一笑,如草般亂髮狂舞,神情恣意而凶戾:

“你以為我在跟你過家家?!”

轟隆!

長空激盪,千百裡一片紫色,氣流狂暴,如同雷海驟然降臨天地之間。

罡氣!

狂風!

如雷血氣。

……

道道異象當空,卻仍遮掩不住風形烈無比狂放的笑聲:

“平白長了四隻眼,也看不出爺爺是要來殺你的嗎?!”

音波更比雷音更高。

其中的嘲諷,漠然幾乎如同實質一般流入齊倉的心頭。

“欺人太甚……風形烈!”

齊倉雙眼泛紅,心中的殺意徹底似千百座火山一併爆發出來:

“你該死啊!”

轟隆!

齊倉幾乎被氣炸了。

他心中本有隱憂,懷疑自己的‘逆天奪命籙’可能出問題,此時聞聽那風形烈蔑視的話,當即再也忍不住了。

其冠冕之上似真有火焰在燃燒。

**裸的羞辱嘲弄之下,齊倉心中一切顧慮都被一掃而空。

踏步登空之刹那,重瞳之中已然迸發出兩道驚世神光!

赫然是傳承自血脈,覺醒自重瞳的無上神通!

重瞳,本是上古異象,象征著人族將體魄錘鍊到了巔峰,身軀四處,一舉一動皆是神通。

後經上古先賢一代代推演歸納,終將這一門最初隻有至強者方纔能夠擁有的蓋世神通傳承下來。

但重瞳非功法,唯一能夠傳承的,就是血脈!

血脈傳承神通之中,重瞳之法,可稱無上!

嗡~

重瞳四眸,發神光兩道。

虛空瞬間就被照破,長空千百裡一片嗡鳴震盪之音。

齊倉心中怒極,但出手卻無比果決,重瞳法迸發之刹那,身形極度後掠,一口碎金色長劍自虛空之中被其一點點拉扯出來。

其上神光沾沾,赫然是一件復甦的封侯靈寶!

重生三十載,縱然星空之中浪費了大部分時間,可也足夠他尋出一些機緣了。

太陰裹屍布是其一,這一口滅絕星光劍也是其中之一。

嗡嗡嗡~

此時劍光森寒,伴隨著重瞳之光的照耀,任何粉碎真空的強者都要為之色變。

“重瞳之光?封侯靈寶?這便是你的依仗嗎?……”

風形烈性格狂放,戰法卻早已大成,見得兩道神光如劍斬空而來,眸光也是一凝。

這一瞬,時間似乎變慢了。

虛空之中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的運作似乎瞬間放緩了千百倍之多,而四周的空間,更好似變成了實質。

死死的擠壓,捆縛著他的身形。

“想殺我,就憑重瞳,還嫌不夠!”

但轉瞬,風形烈已然冷笑一聲,神色越發的冷酷。

轟!

其陽剛血氣如千百雷霆齊齊爆裂,驚濤也似得恐怖氣浪之中,悍然撕裂了實質般壓迫而來虛空。

踏步登天而起萬丈!

倒提的長刀橫空拉扯出一道數千裡長的紫色刀光。

轟然之間,斬向了齊倉:

“殺!!!”

……

呼呼~

長空無邊,浩瀚已極。

一口青銅鼎自空中一閃而過,其速極快,劃破千裡虛空不需一個刹那。

元獨秀盤坐鼎蓋之上,鼎耳之上耷拉著太陰裹屍布。

他的神色很是有些古怪。

天降靈寶擇主這樣的事情,向來都隻是傳說之中纔有的事情,而傳說之中的那些存在,又是何等存在?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也能碰到這樣的事情。

一件封王靈寶在自己麵前出世已經足夠巧合的了,居然還與自己無比契合,直接認主自己!

而比這更為恐怖的,則是……

“大日金宮覆滅之前留下的最後一處藏寶之地……”

嘴裡咀嚼著青銅鼎之中留下的隻言片語,元獨秀眸光閃爍。

這青銅鼎受損極重,幾乎已經要損毀,可這青銅鼎之中記載的東西,比這破損的封王級靈寶還要珍貴的多的多。

因為那是‘大日金宮’的藏寶之地!

一個曾經比肩聖地,一度壓的天下宗門無法呼吸的強大宗門,最為精華的藏寶之地!

這樣的機緣,堪稱大造化了!

饒是元獨秀心境也算沉穩,此時也有些驚疑不定。

俯瞰身下雲海翻騰,元獨秀心中溝通著穆龍城:

“老師,你可曾察覺到有什麼古怪?”

天降機緣,必要小心。

這一點,他曾經發現滅法真形圖之時並不懂,而那代價,太過驚人。

此時,哪怕是大日金宮的寶藏,他也不會喜形於色了。

“你都不曾發現,我自然也冇有什麼發現。”

穆龍城不鹹不淡的回答了一句,心靜如水。

他也很驚訝,但不是驚訝於元獨秀得到了什麼,而是驚訝於那個襲擊者。

分明以密法窺視很久,更一舉擒下了元獨秀,怎麼就變成送寶童子了?

“如此,我便放心了。”

元獨秀稍稍放下了心,青銅鼎的速度頓時拔高許多,風馳電掣一般破開雲浪重重而去。

“你,要回萬法樓?”

穆龍城回過神來。

“不錯。”

元獨秀點點頭,麵上不由的浮現一抹笑意:“正是湊巧了,小弟在萬法樓,過幾日又正好是他的誕辰,這寶藏,卻是可以送給他……”

“你……”

穆龍城頓了一頓,似乎在組織語言。

元獨秀卻似乎知道他想說什麼,隻是搖頭:“老師,那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他不會在意,你卻會錯過一個突飛猛進的機會。”

穆龍城心下搖頭。

元獨秀此人秉性純良,哪怕自己幾次引導改變了良多,卻又難移其本性。

隻是,你哪還有親人呢?

那不過是借你家小弟的廬舍轉生的‘域外天魔’而已!

但這句話,他自然是說不出口的。

“總會有機會。”

元獨秀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任何功法的修持,都不是一朝一夕,修從尤其是個漫長的過程,某一個時間的突飛猛進,不過是另一段時間苦苦修持後的厚積薄發。

如他之前那般進步,是可遇不可求的。

可自己如今不過百歲已經能匹敵洞天,隻需一個契機就能真正凝成洞天,就能壽達三千!

又何必急於一朝一夕?

反倒是小弟,木秀於林,樹敵眾多,哪怕隻有一點幫助,他也心滿意足了。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迎,反受其殃!你以為錯過今日,你還有這種機會嗎?“

穆龍城冷笑一聲。

“我……”

元獨秀正想說什麼,突然神色一變,閉目,閉口不言。

“嗯?!”

穆龍城也似察覺到了什麼,心中頓時眉頭大皺。

不等他發問。

一道道金燦血氣繚繞之中,元獨秀已然神色震驚且古怪的睜開了眼:

“老師,我似乎要突破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