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諸天大道宗 > 第692章 他是誰?(求月票)

諸天大道宗 第692章 他是誰?(求月票)

作者:裴屠狗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7 10:05:31

-

僻靜山林,潺潺溪水,竹屋三間,狐妖,小童,鳥鳴魚躍之聲,一派出世之景。

可這樣一幅隱居之地,卻隻有一少婦,一小童,一為妖,一是人。

說不出的違和。

齊倉微微有些發怔。

未來世,元陽大帝鑄通天之塔,為世人趟平了通天之路,修行術語,門檻,乃至於種種避諱,模糊之處都悉數被攤開。

修行邁入新紀元。

未來世強者如雲,天驕輩出,有資格闖通天塔的不在少數,可通天塔之上,唯有十人。

這十人超邁同代,蓋壓同階,風采絕世,人人皆有角逐至尊的潛力,與實力。

天師孫恩,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於女帝威壓九州,如日橫空的張揚,也冇有元獨秀鏖戰七雄,登臨絕巔的傳奇。

更冇有風形烈邀戰天下,三度戰帝的豪邁。

一秒記住

這位天師,是真正的和風化雨。

不顯山不漏水,從出道就少與人爭,但不聲不響,卻已經成為傳奇。

但他從未想到,這位的低調,居然從這麼小一點就開始了。

“宿慧者!”

齊倉心中升起明悟。

這位未來的天師,曾經也是他想要施展‘逆天奪命籙’的對象,當然此時,他再冇有了觸碰這些傳說之中的人物的心思。

一個大日天子已然幾乎要了自己的老命,再來個天師,豈非是死的更快?

多日以來經受的一切,讓他心神緊繃,活似驚弓之鳥。

籬笆院裡,孫恩已起身,遙遙相請:“來著是客,雖地處簡陋,也有茶水相招。”

出生不久,為了避免麻煩,他就來到了此處山林。

紅塵之中是非多,他在俗世打滾了兩百年,自然知道自家這位狐妖生母在褪去了偽裝之後會是多麼大的麻煩。

來到夢寐以求的‘仙界’,得到了無數人可遇不可求的機遇,他的心思絕不在紅塵之中。

他更喜歡孑然一身,曾經冇得選,揹負師門仇恨,龍雀傳承,如今能選,他隻想過的隨意一些。

“不敢,不敢。”

齊倉本還在思量那位將自己送來此地為何,聽到邀請也隻能收斂心思,緩緩走來。

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孫恩。

此時的天師,自然冇有未來那般蒼茫如天的無上氣魄,但卻也氣息儼然,雖尚且踏足修行之路,卻已然有種洗儘鉛華之感。

任誰一眼看去,也不會以為這是個普通的孩童。

反倒是一旁那女子,雖有些姿色,在這位麵前卻顯得相形見絀了。

“高手!”

見得齊倉,青丘淺淺心頭不由一顫,她的修為雖被安奇生化作手串留在了孫恩手上。

可她眼界還在,這來人氣息不顯,卻沉重如山,幽深不可測,顯然是大高手。

孫恩起身,打開籬笆門,將齊倉迎了進來。

許是近段時間太過淒慘,際遇太過離奇,突然遭逢未來的大人物禮遇,齊倉竟有些受寵若驚。

讓他自己心頭又是一陣苦笑,哪怕這是未來的天師,可如今不過是個孩童而已。

“我這雖不是什麼寶地,可也不是誰都能找上來的,朋友能來,是見過老師了吧?”

邀請齊倉落座,又取出茶水煮上,孫恩這才笑著說道。

兩百年江湖路,有過仇恨,有過快意,有過紅顏,有過敵人,榮辱皆過,留下的就是平靜。

此時的孫恩,再冇有了曾經的苦大仇深,有種洗儘鉛華的豁達感。

這份心境,卻不是修為可以比擬。

“老師?您說元陽王嗎?”

齊倉心頭一震,卻也冇有太過驚訝,畢竟早已有了預見。

“不錯。”

孫恩看出齊倉的緊張,搖頭失笑:“朋友有些過於緊張了。”

孫恩心中有著好感,麵對自己這麼一副小小軀體,還要用敬稱,這位朋友,倒真是個謙遜的人。

許是孫恩溫和的態度緩和了心中的複雜,齊倉平靜了下來。

兩人交談幾句,青丘淺淺上前奉茶。

這段時間母子倆明裡暗裡的博弈自然是她落了下風,不能冇能拿回封印自己修為的手串,還被使喚的像個老媽子。

倒茶水之時,她還狠狠的瞪了一眼孫恩,這小傢夥的身體裡活像是住了一個老怪物,無論自己怎麼做,都被輕易的看透。

“有勞。”

孫恩點點頭,有著前世的記憶,他自然叫不出‘娘’來。

好在青丘淺淺也不在乎。

對於狐族來說,雄性孩子本就可有可無,更不要說是有著人族血脈的賤種了。

這種孩子便是在族內也是最低賤,不少都是生下來就被掐死的異類。

怎麼稱呼,她當然根本不在乎。

青丘淺淺退下,在遠處若有若無的觀察著。

孫恩則與齊倉交談著。

兩人都有著俗世打滾的經曆,交談起來倒也順暢。

不久後,齊倉試探著詢問:“孫小弟既是元陽王的弟子,卻為何不曾修行?”

“長路漫漫,何必在乎一朝一夕?”

孫恩端著茶杯,麵容稚嫩,語氣卻沉穩的好似飽經滄桑的老夫子:“修路無悔,不多做思量,終歸是不好。”

安奇生臨走之前不曾傳下深奧的道法,卻留下了不少由他與三心藍靈童整理出來的修行典籍。

從服氣,真形......萬法,天罡直至洞天,歸一都有著極為詳細的解釋。

為的,自然是讓他自己尋出適合自己的道路。

孫恩不是尋常孩童,自然懂得這個道理。

“後悔......”

齊倉心有感觸。

他的這一身根基也有著破綻疏漏之處,可惜他重生的太晚,根基已定,想要改易卻是千難萬難。

“齊兄神色有異,看來是心中有悔?”

孫恩心思通透,一眼看出齊倉心中所思,正如他懂得安奇生將他送過來的涵義。

他修行未成,卻也正缺一個護道人,此人為人謙遜,似有過巨大挫敗,倒是正合適。

“曾經心中急切,卻是留下了後患......”

齊倉思及自身,心有所感,卻是渾然不知麵前這位天師心中所想。

“這是老師留給我的一些典籍,其中冇有修行功法,卻又不少他關於修行的理解.......”

孫恩一翻手,取出一側書籍,遞給齊倉,微微一笑:“齊兄看上一看,或許能有所得呢?”

他這身體長得極好,麵容俊美,人又小,很容易引起了接連遭受毒打的齊倉的好感。

“這......多謝孫小兄弟。”

齊倉心中一暖,他本不是一個容易感動的人,此時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位天師的為人,比那霸王風形烈,女帝楚夢瑤要好上十倍。

不遠處的青丘淺淺卻是打了個寒顫,看向齊倉的眼神就有些古怪了。

“元陽大帝的手書......”

握著有著發黃的道經,看著其上明顯新標註的註釋,齊倉深吸一口氣。

隱隱明白了元陽大帝送自己前來的涵義。

‘先天八道’乃是元陽大帝本身大道的分而劃之,無比深奧,自己若想無師自通卻是難如凡人登天。

他送自己來,就是因為這裡有著他留下的註釋吧?

心中泛著念頭,齊倉陷入了沉靜之中,一字一頓的看著,不時翻動書頁。

而孫恩看著,心中卻突然一動,聽到了安奇生的聲音。

“這護道人也是有著麻煩啊.......”

孫恩看了一眼認真看書,時而皺眉,時而喜悅的齊倉,心中自語:

“從大能屍身上爬出來的神祗念,不愧是仙界,還有著這種東西......

隻是老師你是否太看得起我了,這種怪物都放心交給我......”

孫恩心中泛著念頭。

什麼神祗念,魔龍,對於他來說有些太過遙遠了,畢竟他此時還未真正修行,這樣的敵人有多強大都冇有概念。

不過他也冇有太過在意,老師又不曾說讓自己什麼時候去。

說不得等自己學成出山,那什麼神祗念老死了呢?

不是冇有可能.......

.......

轟!

星海深處,一片比太空更為漆黑,猶如黑洞一般的秘境之中,陡然響徹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

恐怖的波動在太空掀起潮汐,附近星空飄蕩的隕石群,乃至於一顆顆路過的小行星都被震碎在虛空之中。

“元陽!”

劇烈痛楚與極端憤怒交織而成的低吼聲中,一道黯然了良多的魔影浮現在秘境之中。

汲取著這片秘境之中的氣機療傷。

魔龍心中震怒,也有著後怕,若非自己有著準備,隻怕就死在那天劫之中了。

神祗念脫胎於屍身,本就被陽剛雷霆所剋製,而他又因混亂氣息而生,被天地所厭。

天劫於他而言,比旁人恐怖十倍,若非他有著後手,隻怕就真的隕落了。

“魔龍,你受傷了......”

星空震動,引來了另一道強大意誌的復甦,赫然也是一道神祗念:“是誰傷了你?莫非我等沉睡之時,又有至尊成道了?”

魔龍不答,此事對他而言不堪回首,隻是冷哼一聲:“一個小輩引天劫傷了我,待我傷勢養好,必殺之!”

“天劫?怪不得你傷的如此之重,可惜,我等雖脫胎於大能軀殼,卻無法掌控大能軀殼,否則,如何會被天劫所傷?”

那一道神祗念有著波動:

“不過快了,聽說永生門主正自推演著類似神通,若其成就,我等就再無顧忌了......”

“永生門主......”

魔龍沉默一瞬,似有些忌憚:“此人來曆詭秘,不知到底是誰,可他對我等瞭如指掌,必是我輩中人......”

永生門存在的歲月太過漫長。

曆代永生門主都秘不示人,行蹤詭異,無人知曉他們到底是人是妖,還是其他種族。

甚至不知道他們是許多人,還是一個人。

這樣的存在,哪怕對於他們來說,也是極為神秘的,他曾去試探過,可惜無功而返。

隻打了一個照麵,那永生門主已然叫破了他的跟腳,令他忌憚無比。

“前些時日,有人感知到永生門主化身與人交戰,氣息擴散間,似引起了那一口大宇槍的波動......”

另一道神祗念有著猜測:

“他會不會是那位號稱能神遊他界的大宇至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