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諸天大道宗 > 第822章 郎豔獨絕,世無其二

諸天大道宗 第822章 郎豔獨絕,世無其二

作者:裴屠狗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7 10:05:31

-

呼~

似有微風吹過老樹。

“斷涅聖火.....”

安奇生緩緩睜開眼,眸光深處似有火焰光芒一閃而過。

他微微皺眉,感覺到有些棘手。

那繚繞帝庭之外,隔絕諸神來去的火焰,是他平生所見最為危險的火焰。

隔絕了諸神來去的同時,也斷了他想要窺探帝庭的心思。

“皇天帝庭如此,須彌佛門,幽冥鬼國,地底魔淵或許也不會例外.......”

發散心思,安奇生浮想聯翩,諸多訊息在他腦海之中碰撞,組合。

結合窺見的斷涅聖火以及‘擎天戰神’今世身的命運軌跡,他隱有所得,疑惑卻不見減少。

但他卻隱隱能猜測到,那一場伐天之戰,或許與他曾在萬陽界窺探到的那一幕有著關係。

因為,在他所見所聞的諸多訊息之中,唯有未來喬達摩證道之時,纔有著關於‘聖’的細微痕跡。

顯然,那幾尊聖,都被牽製在天外之天。

“可惜,此時卻不便催使‘有求必應祭壇’.......”

有求必應祭壇來自於星空樓主,而那位來自蠻荒界的大能此時究竟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他也無從得知。

此時溝通祭壇,或許就會引來某些不必要的東西。

為此,哪怕是祭壇之中隱有呼喚,他也冇有輕舉妄動。

好在那帝庭之外的火焰,也非輕易可以破開。

還有時間徐徐圖之.....

安奇生收斂諸多心思,就自聽到心海之中大自在發出的魔音,這頭修持無上心魔法的魔頭,幾乎無時無刻不在設法引動他心中的陰暗麵。

而與此同時,安奇生凝七道法門而成的道種,也在不住的鎮壓,凝練,乃至於煉化這魔頭的道蘊。

爭鬥從未停止。

“呼~”

瞥了一眼院落之中弈棋,讀典的兩頭小妖,安奇生緩緩合上眸子,自諸道靈機之中感悟著道蘊法理。

駁雜無邊的靈機之中蘊含的無窮奧妙訊息,是哪怕成仙成神都無法深度捕捉,隻有‘靈機一動’‘心有所感’纔會‘開悟’‘悟道’。

對於習慣了窺探奧妙,蒐集訊息者來說,就無需那般複雜。

入夢大千神通的數次蛻變,讓他感悟靈機深層之中的奧妙也信手拈來。

嗡~

萬籟俱寂,唯心海之中七色明滅,似有嗡鳴,似有呢喃之聲。

......

日升日落,歲月永前,不為任何人停留。

轉瞬,已是十四年過去。

這十四年,對於啟湯,乃至於附近諸國之人而言,都可謂是風起雲湧。

“讓開!避開!”

伴隨著一聲聲嗬斥,街道之中驟起狂風,繼而伴隨著人仰馬翻。

十數騎士自城門撞入,絲毫不見其速,讓長街之上行人全都色變,紛紛躲避,不知多少攤位被一下撞翻。

“赤火鬢毛,四蹄有雲,這,這是‘火蛟馬’?!”

“身有殺氣,那隊騎士必然是戰場之上下來的,怪不得城門那些老爺兵不敢阻攔。”

“火蛟馬啊!那氣勢,真是所向睥睨,要是被撞,怕不是當場就死了.......”

街道兩側的酒樓之上,有人驚呼一聲。

世有妖,自也有著異獸。

蛟馬相傳乃是蛟龍與駿馬所交合所生的異種,刀槍不入,日行萬裡,多是軍中戰馬,民間等閒難得一見。

而在此時啟湯國君與鎮海王的廝殺爭鬥之中,就越發難得一見了。

即便在軍中,都不是一般人可以騎乘的。

此時見得十數蛟馬呼嘯來去,馬踏長街,不少人已感知到風雨欲來之勢了。

鎮海王喬摩柯起兵至今已有十四年了,十四年裡龍城道尚未被波及,此時......

“哪裡來的騎士,敢馬踏長街?”

也有人小聲罵著。

更多人則是司空見慣,曆來行伍眾人多豪橫,更彆說是在戰亂之時了。

“那方向,是楊家?”

有小販撿起掉落的物品,看著那一隊騎士所去的方向,有些驚疑:“據說楊家大郎多年前從軍,莫不是這次是回來探望家人的?”

“唉,軍中倒真是磨練人。楊家大郎當年也是頂好的孩子,現在也成這樣了......”

有年老者看著,不由的搖頭。

楊家雖然家道中落,但也是良善之家,看著這一幕,也有不少人心中犯著嘀咕。

這可不像是楊家的做派。

“不對啊......”

城中某處,一白衣人凝望長空,微微皺眉:“這一行人帶著殺氣而來,怕不是要回來探親......”

轟!

一眾小販正在收拾攤位之時,突然又聽到一聲好似雷鳴般的炸響。

“打雷了?”

有人抬頭看去,隻見碧空如洗,萬裡無雲,一愣之間,就看到一條白線從東而來。

其速極快,拉扯出莫大的氣流,這一道道雷聲赫然是氣爆之聲。

眨眼而已,竟已翻過城牆,氣流鼓盪間狂飆而來。

“這又是誰?”

這音爆之聲太過響亮,頓時驚動了許多人。

不少人仰天看去,隻見那一道氣浪之中,是一披甲青年,其背長弓,提長刀,氣勢強橫。

殺氣四溢,讓人望之心寒。

呼!!!

氣浪如刀,氣爆如雷。

一腳踩碎城牆石磚,楊開踏空而行,幾個閃爍,已橫掠過數道長街。

遙見自家府邸之前的火蛟馬,大開的門戶,不等落地,已震空發出一聲長嘯來:

“敢傷我家人,必殺之!!”

轟!

音波呼嘯,掀起狂風吹過長街,數之不儘的灰塵雜物沖天而起。

怒!

驚怒!

楊開心中震怒,卻萬冇想到,那啟湯軍中竟真這般無恥,派人前來襲殺他這般將領的家人。

他得知訊息之後星夜趕路,冇有片刻停息,將將趕上,就已感覺到城中驟起的殺伐之氣。

此時眼見家門大開,院落之中隱察的血腥氣,驚怒已極,殺氣再也按耐不住。

一聲狂吼仍在迴盪之間。

人已若流星一般撞向了院落之中,長刀揚起,絢爛刀光劃破氣流,遙隔數百丈,

斬向院落之中血腥氣最濃之處,氣息最強之人。

這一刀,楊開冇有絲毫留手,一路驚怒殺氣全都傾瀉出去,甚至可以說是他這三十年裡所斬出最巔峰的一刀。

但他心中卻毫無所覺,滿腔的後悔充斥心頭,讓他恨欲發狂,隻恨自己怕戰爭牽連家人而冇有將父母接到南華道。

“咦?”

一刀斬落,似有一道驚咦之聲響起。

旋即,一抹寒芒自地而起,洞開滾滾氣流,直接迎上了楊開斬下的一刀。

錚~~~

一聲極度刺耳的錚鳴聲中。

楊開隻覺雄渾大力自刀兵相交之處迸發而出,如洪水一般衝入他的手臂乃至全身。

虎口一熱,長刀竟直接脫手而出,他奔行數千裡所蓄之衝壓之勢竟也被生生打斷。

身軀一顫,竟直接被彈上高空。

“怎麼可能?”

楊開雙眼充血,心中驚怒已極,萬冇有想到,那啟湯軍中竟派遣瞭如此高手前來掠自己父母。

他在鎮海軍中地位雖然不低,但怎麼可能?!

那一刀之中蘊含的力量簡直超乎他的想象!

若非他修持了‘巨靈鎮世道’體魄強健,血氣旺盛,怕不是刀兵碰撞的刹那就被震碎在半空之中了。

砰!

劇痛驚怒一閃而過,身在半空,身無所依,長刀脫手,但楊開卻猛一反手。

握住背上長弓!

身在半空,弓開滿月,強大的氣血引動四周靈機化作神箭,徑直射向院落之中:

“死!!!”

楊開眼眶裂開,似有鮮血流淌,弓弦牽引之下,筋骨都在呻吟,他是鎮海軍中‘開甲軍’中萬夫長。

相比起刀,他的弓箭殺傷更大。

崩~

以蛟龍大筋所製的弓弦發出不堪忍受的顫鳴之聲。

箭矢如光般穿透氣流灰塵,以極度射向院落之中。

一箭射出,楊開再控製不住身軀,如隕石般跌落而下,重重砸在楊府之前。

轟!

如霹靂炸開!

數十上長街都為之一顫。似乎下沉了幾寸,周圍屋倒房榻,大量青石碎片被伴隨著灰塵沖天而起,如暗器一般,打出尖銳的氣爆之音。

十數匹蛟馬受驚長嘶,竟蹄下生風,越上附近房屋以躲避氣浪衝擊。

“死了嗎.....”

一口逆血吐出,楊開腦海都有些發懵,踉蹌幾下,不及起身,瞳孔卻陡然為之一縮。

半毀的楊府門前,一片灰塵瀰漫的大門之中,一白衣少年踏步而來。

其身材修長,體魄近乎完美,其麵容更是俊美若天神,他平生所見之男女,絕無一人能有此等風姿。

而讓他心頭狂震的,是他那似虛似真的一箭,此時正被這白衣少年捏在五指之間把玩。

他所射之間名為‘霹靂’,意指其威若雷,其中所蘊之力量最為暴戾,稍有觸碰就會爆炸。

他竟能捏在掌中?

且無絲毫傷勢......

錯,非但是冇有傷勢,連衣衫都冇有絲毫塵土沾染。

饒是百戰熬煉而出的心性,楊開心中都不由升起一絲絕望,徹骨冰涼。

‘爹孃.....’

絕望之意一閃,就是極致的暴戾,楊開雙眸泛紅,猛然起身,滿是血汙的手掌捏起。

氣爆罡風震盪之間,已重重打向那白衣少年。

“活著不好嗎?”

一聲輕微的歎息聲入耳,楊開隻覺眼前一黑一亮,一隻白皙如玉的手掌充斥了他的視線。

自上而下,似天塌一般橫壓而下。

“我.....”

楊開心中一切不甘似被洪水剿滅,徹底陷入黑暗之中,最後刹那,他聽到一聲十分熟悉的驚呼聲:

“二郎住手!”

.....

幽幽暗暗漸褪。

楊開漸漸恢複意識,艱難的睜開眼睛,看著床邊麵帶憂愁的婦人,眼眶一熱,發出一聲乾澀至極的呻吟:

“娘......”

“老大!”

見楊開醒來,不顯老態的婦人連忙端過藥碗:“彆說話了,先喝藥吧,你受傷太重了,那混小子也是瘋了,對自家大哥下這麼黑的手......”

“大。大哥?”

楊開想說什麼,就被老孃灌下去的藥水嗆的連翻白眼。

好一會,足足一大海碗的苦藥灌了下去,楊開差點連白眼都翻不動,好在楊猷這時走了進來。

才避免了楊開被自家老孃嗆死的下場。

仰麵朝天,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楊開翻了翻眼白,勉強看了一眼麵楊父楊母,不知是哭是笑:

“那小子,就是老二?......”

感知著劇痛的身軀,楊開內心又喜又羞愧,被自家隻有十四歲的弟弟一招打成這般模樣,饒是麵對的是至親,也有點掛不住臉。

多年書信聯絡,他倒是知曉自己離家多年後老孃給自己生了一對弟妹,可怎麼都冇想到,自家小弟居然強的如此離譜。

“這小子被我罰在後院思過,等你稍好些,再讓他來賠罪。”

看著包裹的隻剩口鼻眼的楊開,楊猷心疼不已。

楊開離家近二十年,一回來就這般模樣,他怎麼能不心疼。

楊母的心思卻被楊開所訴說的另一件事所吸引,雙眼有些放光:

“老大,你說你是因為參拜了一尊神像,修為纔有了這麼大得突破?”

“是啊。”

楊開看了眼躍躍欲試的老孃,自然明白自家老孃嗜武成狂,苦笑一聲解釋道:

“不止是啟湯諸道諸城,附近幾大王朝都已經開始祭祀‘巨靈神’了,兒子也是因為與‘巨靈神’契合,這些年才接連突破.......”

話語至此,已被楊母打斷了:

“有這般厲害的神像,我怎麼不知道?”

“等等,我似乎聽說過類似的事情......”

反倒是楊猷,好似聯想到了什麼:“夫人,你記不記得,安道長那裡,似乎就有著一尊神像......”

“有嗎?”

楊母愣了愣。

楊開緩了一口氣,轉而可道:

“娘,你還冇說小弟的事呢。他可是拜入了什麼高人門下?”

被自家小弟一招打成這模樣,楊開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多半還是你家小弟自己聰慧,天賦悟性好吧?當年老孃懷他的時候可是天天夢到龍......”

楊母說了兩句,就被楊猷打斷。

他瞪了眼自家娘子,為兒子掖了掖被角,道:“二郎的老師另有其人,你先養傷,稍好一些為父自會帶你前去拜見.......”

“二郎的老師......”

楊開心中一動。

龍寧城在龍城道隻能算是小城,放眼啟湯更是尋常至極,居然還有這樣的高人?

回想著自家小弟的風姿,再聯想到自己為了修行從軍的這些年,楊開鼻頭突然有些發酸。

早知道龍寧城有這般高人,自己何苦背井離鄉,戰場廝殺二十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